當我們每天吃到脂肪過多,還需要特別減肥時,地球上有一群人,每天只能吃垃圾,還當作美食在享受。

他們別無選擇,只能如此…

凌晨時分,炸雞店前有好幾個人蹲在街旁,一看到店員拿出垃圾袋,就馬上衝上前開始「工5。

他們俐落地打開垃圾袋,用手去挑廚餘,找看看有沒有還能吃的肉類。

這些「垃圾」將在接下來的幾個小時裡輾轉幾次,最後搖身一變成為菲律賓的貧民窟裡最流行的食物——Pagpag,擺上無數窮人們的餐桌……

以「垃圾」為食的人們

Pagpag 的本意是指從衣服或者地毯上掉落的粉塵,如今它卻變成了菲律賓貧民們賴以生存的日常主食。

Pagpag 業者們需要將肉洗淨、煮熟,剃掉骨頭包裝在塑膠袋裡,再轉手賣給菲律賓馬尼拉貧困社區裡的居民們。

貧民窟居民Manuel 說:

「我每天都吃 Pagpag,很好吃,我只需要花 20 比索就可以了。在過去的5年中,我一直在吃這種食物,也許時間更長。

在菲律賓馬尼拉,有超過400萬人口居住在貧民窟中

在同一片相距不遠的土地上,人們的生活天壤地別

Pagpag很受歡迎,因為它很便宜,一袋只要20比索,相當於台灣34塊錢。

這一小袋肉再加上便宜的青菜就能煮上一鍋食物,讓一個三口之家吃飽一頓飯。

業者忙碌了一晚,清晨拿出去販售,不到幾分鐘就會被一搶而空。

他們不只在炸雞店找廚餘,甚至會翻大型垃圾場。

業者往往需要通過視覺和嗅覺來判斷這些好不容易找到的「食物」是否已經變質腐壞,有時甚至需要自己親自嘗一下。

他們晝夜工作,收集垃圾場和垃圾中剩下的食物,日薪只有6美元(大約台幣180元)。

收集完畢之後,他們需要將這些食物洗淨並除去肉中的所有污垢,剔除骨頭和其他有害成分,混合各種調味料和香料後,將其包裝在塑膠袋中,出售給潛在的客戶。

 

Sumanda 就是 Pagpag 的忠實客戶之一,她和丈夫帶著孩子一起生活,丈夫一天做苦力賺的錢根本不足以支撐一家人的生活費,只有一袋幾比索的 Pagpag 才能讓這個窘迫的家庭勉強飽腹。

Sumanda 無奈歎氣:

「我們知道它來自於垃圾。」

一邊說著,一邊從鍋裡拿了一個雞腿,遞給一旁正盯著食物看的兒子。

 

貧民窟裡的窮人詛咒

在8875萬人中,有十分之三的菲律賓人生活在政府定義的每月6274比索 (折合台幣4478元)的貧困線之下,這種食物的大行其道直接反映了菲律賓人民的極端饑餓狀況

對他們來說,一家人能聚在一起吃上一頓飽飯,即使食物是 pagpag ,也算是一件「幸事」。

然而現實是殘酷的,垃圾成堆的地方總有蛇蟲鼠蟻出沒,它們給這些食物帶來了汙染的可能。

對於孩子來說,他們不僅需要吃「垃圾」,還要喝嚴重污染的水,居住在用鐵皮和木頭簡易搭成的破房子裡,沒水、沒電、甚至沒有廁所……

他們中的很多人都無法接受教育,無法走向社會,甚至沒辦法平安長大。

 

Pagpag的風險

很多速食店家會在客人剩下的食物上噴灑藥劑處理,這些過量的藥劑造成了食用者的風險。

人們因此而生病,每個食用這種食物的人都知道它的來源,卻還是「毫無畏懼」地將 Pagpag 喂給剛剛一歲的嬰兒。

因為在現實面前他們別無選擇,收入不足以負擔正常食物,當饑餓來臨的時候,任何食物有總比沒有強。

艾米·伊格納西奧(Amy Ignacio)告訴路透社:「有了這個我們的生活好過很多,畢竟一袋幾比索的 Pagpag 就可以養活整個家庭。」

菲律賓政府想過一些方法來管理 Pagpag 的售賣,他們宣傳這種食物的有害性、警告餐館不能將剩餘的垃圾分發給 Pagpag 的收集者……

但只要貧窮一日不消失,這些人的生活現狀就無法改變。

Pagpag 的受歡迎程度也只會與日俱增。

對他們而言,不要說走出貧民窟、改變命運了,光是為了活下去,就已經拼盡全力。

白櫻結語

寫完這篇報導,心情是沉重的,想想我們舒適的生活,豐衣足食的物質。

我們甚至還要「斷捨離」來控制自己,想吃什麼只要肯花錢都吃得到。

但他們卻必須吃在垃圾袋中發臭的食物為生,別說讀書上進,能活下去就不錯了。

再想想現在的我們,只不過是被迫要常在家中,根本不算什麼。

我們的苦和他們相比,根本就是幸福,而我們的苦很快就會過去,他們是一生世代遺傳的不幸。

下次拿著雞腿、吃著美食時,請想想他們,感謝眼前的食物。

常懷感恩之心,能量一定會更好,生活也會變得更好…

 

想要活得更好,請立即按讚下方白櫻團隊主題粉絲頁

感謝您的閱讀,我是白櫻,用不一的觀點看世界,多吸收正能量,讀過的每個字,都不會白費,你可以活得比你想像得更好!

最後修改日期: 2020-04-07